2017年卡拉宝翼装飞行世锦赛在天门山进行。资料图片2017年卡拉宝翼装飞行世锦赛在天门山进行。资料图片

5月18日,张家界翼装女飞行员失联的第7天。经过核实,这名失联的翼装飞行员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学生。事发至今,搜寻搜救工作持续不间断进行,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据该失联女飞行员刘某的朋友介绍,刘某有丰富的高空翼装飞行经验,他们对于刘某这次失联非常惊讶。

  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一事,持续牵动着人们的心。

  据此前报道,5月12日上午11点19分,两名翼装飞行员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纪录片,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据了解,该女生是一名拥有丰富经验的翼装飞行员。

  目前,已有民间救援队加入搜救行动。截至18日0时,救援人员仍未找到该女生。

  失联原因需要找到录像设备

  有媒体报道称,刘某接触翼装飞行有近3年时间,悟性很高、对这项运动也很专注。根据美国降落伞协会划分的等级,ABCD依次难度增加,A证要求至少有25跳的经历,B证要求至少50跳,C证要求200跳。刘某持证等级达到C级,她实际的能力已达到了D级,等于考教练的水平。

  刘某的朋友说,她在圈内已经是一个“大神级”的翼装飞行员了,技术很好,这次失误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据报道,刘某随身携带了录像设备,究竟什么原因导致失联,最终的原因可能需要找到视频存储卡,才能明确。

  刘某的朋友王先生告诉记者,刘某参与翼装飞行有近三年时间,经验丰富,曾在国内外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仅我和她一同跳的就有近百次。”不过据王先生了解,这次是刘某第一次在天门山翼装飞行,且她以往多是高空起跳降落在平地,像山区这种特殊环境飞得并不多。

  有相关人士表示,刘某“在国内属于大神级别的水平,她的性格比较开朗,也爱帮助人,我们曾在迪拜一起跳过伞,没想到会突然失联,现在熟识的朋友们都很焦急。”

  官方与民间救援队联手搜救

  目前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这次参与搜救的有张家界当地政府组织的救援队、消防队伍,以及由蓝天救援队派出的专业团队,开展联合搜救。同时,节目摄制组、景区、当地熟悉地形的群众也参与到搜救中。

  5月15日,经多方沟通,天门山景区管委会已同意民间救援队派出直升机搜救。获得许可后,直升机在5月16日进入景区搜救。

  杭州一支专业救援队的队员徐先生得知刘某失踪的消息后,连忙乘坐飞机赶往张家界。当媒体电话联系上他时,他正在张家界景区里,信号时断时续。

  徐先生表示,失联的刘某是他兄弟的朋友,这次他以个人的名义赶往张家界救援,看能否帮得上忙。当地政府和社会力量目前都在搜寻,但搜寻难度很大,丛林里还没有发现女孩的痕迹,由于受到天气、地形限制,主要以直升机空中搜寻救援为主。

  本报综合央广、广州日报、都市快报

  链接

  此前有世界知名选手发生意外

  翼装飞行被称为和死神距离最近的极限挑战之一。2013年,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准备参加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匈牙利选手科瓦茨,在试跳中发生事故,付出了生命代价。2017年,加拿大运动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在此独自训练时也发生意外坠落丧生。

  曾多次在天门山参与低空飞翼活动的滑翔伞教练盛广强表示,全国用低空翼装成功跳过天门山的,包括他在内不超过4人,他不会选择从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体的情况下使用高空翼装设备。因为高空翼装必须在相对于地面2000米以上的位置进行训练,不可以在一个底下有山、有障碍物的地方跳,因为你虽然在2000米以上,但底下有个1500米的山,相对高度只有500米,这完全属于低空了。用高空翼装玩低空项目,风险系数会增加很多,而且有个问题,高空翼装打开伞的时间需要很久,高空翼装必须得有足够的高度。

  声音

  为何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记者就翼装飞行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

  “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至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

  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第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

  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据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