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据媒体报道,湖南郴州永兴县出现固体饮料冒充特医奶粉事件。他们均服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但实际上,这款奶粉仅是一种“固体饮料”,并非真正的特医奶粉。

  5月14日,生产“倍氨敏”的公司工作人员向红星本钱局表示,目前仓库里已经没有这款产品,早就下架处理了。“市场上去年就收回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事情。”

  红星本钱局注意到,该公司的大股东肖诗弧大有来头,长期耕耘在乳业、奶粉领域。

  在湖南郴州粉事件爆发以后,香港上市公司澳优(01717.HK)在5月13日,紧急退出了与肖诗弧共同持有股份的美优高乳业。

  而此前,肖诗弧曾多次以澳优首席运营官或澳优乳业副总裁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并回应过澳优某款奶粉被海关退货一事。

  饮料当作特医奶粉卖?

  据湖南经视报道,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患者家长发现本身孩子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还有不竭拍头等异常情况。目前,这些患儿被病院确诊为“佝偻病”。

  有媒体调查发现,这些患儿都服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

  某患者家长对媒体介绍,在孩子出现严重过敏症状后,他到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购买特医奶粉。经过店员的保举,最终购买了倍氨敏。

  特医奶粉,一般是指部分婴幼儿因为体质特殊,如对某一成分过敏或者需要什么特殊营养,所以不能服用常规奶粉,需要特殊的医用奶粉配方。

  而实际上,“倍氨敏”仅是一种“蛋白固体饮料”,是由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乐可”)生产。

  有网友认为,倍氨敏的包装在方方面面误导消费者误认为其是真正的特医级婴幼儿奶粉。它使用的是奶粉常用的罐装,并且包装上有多处如“MED(医疗的缩写)”等字样。

  食品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目前事情的关键不在于产品是否有问题,而是这款产品是蛋白固体饮料,但销售商“狸猫换太子”,说成是特医奶粉来欺骗消费者,这个才是关键。

  生产公司工作人员:市场上去年就收回了

  红星本钱局注意到,在阿里巴巴上,在唯乐可通过企业身份认证的店铺中,目前展示出了10多款产品,主营产品为“固体饮料”、“食品”以及“乳制品”等。

  从宝宝液体钙到酵母益生菌复合粉,展示产品使用的都为“Sunnyup(种太阳)”的品牌名,价格在68元到478元不等,针对的多是青少年以及婴幼儿。

  同时,该店铺页面还显示:其厂房面积为1000平方米,员工人数为11-50人,加工方式为OEM加工,即贴牌加工。

  5月14日,红星本钱局致电唯乐可在阿里巴巴上的公开座机电话,对方称她是唯乐可仓库的工作人员。据她表示,目前仓库里已经没有这款产品,早就下架处理了。

  “市场上去年就收回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事情。”对方告诉红星本钱局,她不负责这一块的事务,对于具体事宜并不清楚。

  据天眼查显示,唯乐可成立于2015年2月,注册本钱为200万元。在它的经营范围中,包含了“婴幼儿配方乳粉”以及“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不外,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红星本钱局,我们国家目前已经实施了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这家企业虽然经营范围里包含了上述条例,但是应该不具备相关资质。

  5月14日,红星本钱局通过国家市场监督办理总局官网,在其特殊食品查询平台,在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一栏中,输入“唯乐可”等关键词进行查询,但并未有相关结果。

  据唯乐可公布的财报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其销售总额别离为123.74万元、759.72万元和1405.47万元。其余年份未公开相关销售数据。

  在2017年,唯乐可曾因未按照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列为“经营异常”,在依法补报了以后,目前它已经被移除异常。

  而在2019年9月,唯乐可曾发生过大变换。原法定代表人兼股东刘立志退出,肖诗弧成为新任的大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其持有67.9%的股份。

  大有来头的新股东,上市公司紧急撇清关系

  唯乐可现在的大股东肖诗弧可以说是大有来头。

  天眼查显示,肖诗弧名下共有5家公司,对6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在他实际掌控的公司中,大部分都布局在乳业、生物健康领域。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美优高乳业(湖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优高乳业”),肖诗弧目前持有该公司42%的股份。

  湖南奶粉事件事件爆发以后,5月13日,美优高乳业发生了一次股东变换。

  作为原股东之一,澳优乳业(中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澳优乳业”)在5月13日退出,不再是股东。

  澳优(01717.HK)为港股上市公司,该公司全称为“澳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该公司主要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

  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肖诗弧在接受采访时使用的头衔有“澳优首席运营官”“澳优乳业副总裁、美优高事业部总经理”。

  据证券时报报道,澳优回应称,上述奶粉事件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肖诗弧仅为公司经销商。

  5月14日,红星本钱局致电上市公司澳优在官网披露的投资者关系联系人、媒体联络人的座机电话,但均无法接通。

  红星本钱局注意到,2011年,澳优独家代理的一款奶粉因不符合标准被海关退货,当时,肖诗弧曾以首席运营官的身份接受了时代周报的采访。

  在采访中,肖诗弧称,“这真是比窦娥还冤,澳优的供应商被海关退货,这一事件其实是发生于去年(指2010年)6月的旧闻,是当时我们本身发现那批产品符合国家标准但不符合企业内控标准主动要求本能机能部门做出退货处理的。”

  到2018年,肖诗弧接受红网采访时,使用的头衔仍然与澳优有关,是“澳优乳业副总裁、美优高事业部总经理肖诗弧”。

  在澳优2019年的财报中,其旗下品牌也包罗了“美优高”。而在事发以后,紧急退出美优高乳业的澳优,躲得过去吗?

  分析师:目前特医奶粉有10多个亿的市场

  据澳优的财报显示,2019年,澳优的营收为67.36亿元人民币,股东应占利润为8.78亿元。不外,财报中并未提及“特医奶粉”。

  据朱丹蓬介绍,目前在特医食品(奶粉)这一块,可以生产的企业不多,主要是达能、雀巢、圣元以及贝因美等。

  以上市公司贝因美(002570.SZ)为例,虽然未公开特医奶粉的相关财务数据,但2019年年度报告明确在未来展望中指出:完善婴幼儿特医品类布局,关注成人特医群体需要,继续加快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研究与产业化。

  朱丹蓬称,目前整个行业展现出了三个特点:①进入门槛高,审批程序严格;②市场竞争尚且不饱和;③产品的利润非常可不雅观。

  “现在特医奶粉在中国的市场还不大,可能就10多亿摆布,但是,在未来5年,它应该都会保持双位数的增长。它在中国会有很大的需求量,所以很多企业都在加大布局。”朱丹蓬说。

  红星独角兽棋牌主管记者 许媛 杨佩雯